Menu

半月谈评论:即使是精神病患者,扰乱公共秩序也不能无解

半月谈评论:即使是精神病患者,扰乱公共秩序也不能无解
近来,一位“国航监督员”大闹机舱,并导致多位乘客停留7小时的事情闹得沸反盈天。国航官方微博称,当事人确为国航工作人员,但此次系个人出行,并非所谓的监督员。国航相关工作人员也表明,当事人患有精神疾病,虽在机舱内言行不妥,但应该获得大众的体谅与支撑,现在国航也无法阻止此类精神疾病患者上飞机。 面临打乱公共次序的自家职工,国航却做出“没方法”的表态,令人难以承受。此次事情中,国航在明知当事人病况的状况下,却未作约束让其单独乘坐飞机,为飞翔安全和机舱次序埋下了危险。有精神疾病的患者当然值得怜惜,但无准则地容纳其打乱大众次序却只会损害其他乘客的正当权益。一味地对这种行为听之任之,无异于造就一些“法外之人”。 事实上,我国关于约束精神疾病患者乘坐航空器是有相关法令法规的。依据《我国民用航空旅客、行李国内运送规矩》第三十四条规则,“感染病患者、精神病患者或健康状况或许危及本身或影响其他旅客安全的旅客,承运人不予承运。” 虽然有规则,实际中却呈现精神病患者乘飞机无法约束的状况。原因有多方面,首先在法令上仍旧存在一些尚待添补的缝隙。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航空安全捍卫法令》条文内容,在“安全查看”的8条规则中,没有一处提及对精神病患者乘客怎么办理、安检。也就是说,在上机之前,精神病人和一般乘客进行的是相同的安检程序,机场工作人员也无法从安检中查看出精神病人的潜在危险。 在实际层面,空乘人员区分患有精神疾病的乘客存在操作困难。有的精神疾病从外表上无法一眼认出,现阶段也没有能证明精神疾病患者身份的合法手法。 怎么防备精神疾病患者所带来的飞翔安全危险?国航的答案是:“这个问题无解”。而事实上,这样的问题不或许也不应该“无解”。一旦“无解”,毫无防备地让精神疾病患者上了飞机,在途中认识不清,行为无法自控,缺少沉着,对飞翔的安全和其他乘客的安全就会构成严重要挟,甚至会形成不行估计的严重后果。 解决问题毕竟要靠法令的完善和准则的标准:修补法令条文缝隙,细化可操作规则,或出台相关司法解说,加强对精神疾病患者等特别人群的管控,使相关部分在登机前能及时发现潜在的危险,登机后能操控危险的外溢。别的,民航等有关部分也应对特别乘客乘坐航空器的相关方法作出威望解说,让广阔空乘人员在遇到此类问题的时分能决断采纳办法,不会呈现“无法可依,无据可循”的为难局势。(半月谈评论员:卜寄傲)

标签:,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